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三章 秋棠卖艺

作品:念影秋棠|作者:冬旎安柒|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02 20:24:00|下载:念影秋棠TXT下载
  最新网址:

  “听这意思,您二位是看上我们家秋棠了?”徐妈妈看了看这对儿夫妻。

  “我知道徐妈妈您舍不得,秋棠姑娘相貌才华样样出挑,我是想请秋棠姑娘每日去我们茶楼唱一个时辰的曲儿,每个月我们给您十两银子,客人们打赏的小费归我们,打赏的首饰物件儿,归您,您看?”

  “不瞒您二位说,秋棠这丫头不同于别的姑娘,这事儿您得容我晚上跟她商量商量,她若答应,我绝不拦着,但若是她不愿意,我也是没办法。”徐妈妈美眸流转,眼神在夫妻二人之间转动。

  “既如此,我们就回去恭候佳音了。”沈夫人起身微微万福说道。

  “好,成与不成我都派人去茶楼说一声儿。”徐妈妈起身还礼。

  “告辞。”沈掌柜起身跟着离开。

  秋棠靠在墙上,背后的月光透过窗子撒在地上,屋子里的姐妹们都睡了,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这是她们每日里最难得的安宁时光。晚上徐妈妈的话在秋棠脑海中不断回响。这段时间,城里多了这么多陌生人,秋棠能隐隐察觉到这些人的不善,那一双双眼睛出现在街头巷尾,借着各种掩饰,观察着城里每一个年龄大约八九岁的女孩,从头到脚的看,看得人心里发毛。秋棠记得她来玲珑阁的时候多报了一岁,生日也是随口说的,上次凭借着流云独创的花涧醉妆容才蒙混过陈孝的眼睛,却不想连累了旁人。如今徐妈妈要她去茶楼唱曲儿,秋棠担心会被认出来,而且她还没做好出卖自己的准备,可这一切都由不得自己……

  胡思乱想间,秋棠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梦里,她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在那个百花争艳的院子里嬉戏玩耍……

  “夫人,您回来了。老爷在正厅等着您呢。”月淑梅下了马车,管家章春接过了月淑梅的包袱,“边境打得紧,老百姓日子不好过,夫人这段日子受苦了。”

  “还好,穷乡僻壤的地方,即便有了祸事也波及不到。”月淑梅淡淡应道。

  “夫人请。”章春引着月淑梅进了宅子,身后的门缓缓关上。

  “老爷。”月淑梅步入正厅,浅浅万福。

  “舟车劳顿,快起来。”章清焱一把扶起了月淑梅,“家里一切可好?”

  “都好。”月淑梅浅笑落座,“大患已除,父亲就安心了。听说你大女儿章柔也晋升了位分。”

  “都倚仗夫人洪福。”章清焱关上门,跪在月淑梅面前。

  “起来吧。父亲还是很看重你的。”月淑梅喝着茶淡淡的说,丝毫没有扶章清焱起来的意思。

  “幸得族长看重,清焱和女儿们万死不辞!”章清焱匍匐在地表忠心。

  申时刚到,秋棠就抱着琴来到了茗月轩茶楼。跟沈掌柜夫妻俩打过招呼,秋棠便坐在了专为她搭的一个小台子上,调好琵琶,轻启朱唇,声如黄莺,韵若游丝,琵琶声如雨打芭蕉,珠落玉盘。茶客停下了交谈声,连呼吸声都极力控制,没有人喝茶,没有人吃东西,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一曲唱毕,兜四底儿的叫好,银锞子,铜钱,劈头盖脸的往台上砸,秋棠起身稍退一步万福答谢。飘飘万福的柔美身段又引来新一轮的叫好。抬眼看去,茶楼门口被堵了个水泄不通。

  只一个时辰,秋棠的小台子上就被扔满了大小不一的银锞子和铜钱。秋棠淡淡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万福退场。

  “秋棠姑娘留步。”刚要从茶楼后门离开,秋棠被沈夫人从身后叫住。

  秋棠回过身,对沈夫人深深万福,口中道:“沈夫人。”

  “拿着,这是刚才一个客人赏的。”沈夫人递上一支攒丝银簪。

  “多谢沈夫人。秋棠告退。”秋棠万福接过银簪,离开了。

  从茗月轩到玲珑阁,只隔了一条巷子,秋棠却觉得好长好长。终于,自己还是沦落到卖艺为生了。想到这里,秋棠觉得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梗得心口窝子疼,不觉间掉下泪来。

  在离玲珑阁仅余十步之遥,秋棠抬手擦掉了脸上的泪,稳了稳情绪,迈进了玲珑阁的大门。

  “姑娘回来了?妈妈正在前厅等姑娘呢。”才进门,就迎上了等在门口的珍珠。

  “我这就过去。”秋棠万福向前厅走去。

  “夫人。”秋棠来到前厅,面对徐妈妈深深万福,递上了那支攒丝银簪。

  徐妈妈坐在椅子上,接过簪子,拉起秋棠,摩挲着她的手道:“明日起,你就不必早起洗衣裳了。把手好好养护起来弹琴吧。”

  “多谢夫人。”秋棠低垂眼帘,微微万福。

  “来,俯下身来。”秋棠依言蹲下,徐妈妈抬手,将簪子插在了秋棠发间,“戴着吧,真好看。好了,先生在后院等你许久了,快去吧。”

  “是。”秋棠万福离开。

  “你们也乔装改扮一个月了,怎么样?有没有打听到些什么?”章安悠闲地喝着茶,用眼角余光瞟着各样打扮的家丁。

  “回章爷,这陵城的人看我们跟看怪物一样,问什么都不说。”一个家丁边说边气恼的扯掉了包裹在头上的包头巾。

  “一群废物!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脸上还摆着章国师府的气势,别人跟你们说话才叫见了鬼!”章安看着眼前的家丁气的连连咆哮,“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开国功臣章公良的家奴么?你们现在是贱民!能不能做点贱民的样子出来!”

  “是……”被章安一顿训斥,家丁们个个儿心里虽窝着火,却一声都不敢出,都低着头低声应下。

  “明天继续,你们什么时候打探出来了,就什么时候回去请功领赏,打探不出来,你们就在这里做一辈子的贱民!都滚出去!”章安将人都轰了出去,看着融入夜色的背影,章安低声骂道,“一群饭桶!”

  “妈妈,薛大人派管家来接姑娘们了。”夜色未至,珍珠带着薛昌进了玲珑阁前厅。

  “薛管家请坐,”徐妈妈虚引薛昌落座,一旁有小丫鬟端上了茶,“珍珠,去看看姑娘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是。”珍珠万福,转过屏风向后院走去。

  “妈妈,都准备好了。”不多时,珍珠领着秋棠和霏儿等五六个姑娘来到了前厅。

  “跟薛管家去吧。好好唱。珍珠,你跟着去,别叫姑娘们坏了规矩。”徐妈妈把姑娘们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后说道,“薛管家,劳烦您先带着姑娘们过去,稍后我与吴权带厚礼去给老夫人贺寿。”

  “多谢徐妈妈。”薛昌拱手道。

  薛博文府上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徐妈妈和吴权带着小厮抬着一个红木描金的盒子来到了薛府门前。

  “玲珑阁徐妈妈,权爷到,送玉寿佛一尊!”门口薛府家丁唱喝后,录了徐妈妈与权爷的名姓,抬手虚引,将二人让进了院子。

  “徐妈妈,权爷,里面请。”薛昌引着二人向里走去。

  “我们坐外围给老夫人贺个寿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徐妈妈推脱道。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在大幽,即便再有钱,人也分三六九等,更何况玲珑阁比起陵城衙门口的官儿老爷也就更谈不上什么钱了。

  “徐妈妈莫要客气,这是我们家老夫人吩咐的,老夫人听说今天来唱戏的是玲珑阁的姑娘和西苑的学徒,说什么也要把您和权爷,还有西苑顾老板请到里间用茶。”说话间,三人来到了后堂里间房,一撩帘,薛老夫人正与西苑顾老板喝茶聊天,一见徐妈妈的面,顾老板站了起来打了招呼。“徐妈妈,权爷,请坐。”薛老夫人坐在软椅上伸手虚引徐妈妈和权爷落座。

  后堂里间只一张桌子,除了薛老夫人,顾老板,徐妈妈和权爷,就只有老夫人的几个贴身丫鬟。薛老夫人示意丫鬟把窗纱打开,说道:“人老了,不喜欢闹腾,就喜欢安安静静的看看戏,听听曲儿,外堂的事儿让文儿去打理,咱们只管看戏。”

  窗纱向两边打开,挂在窗框上,窗外是一个假山围起来的小池塘,比西苑的池塘小得多。池塘对面就是戏台子。

  薛老夫人喝了口茶,命丫鬟给戏台发信号,让开锣。丫鬟拿起手边一个烟花点燃,咻!啪!一朵小小的烟花在池塘上空绽放,烟花未落,戏台上便开了锣鼓点,随着鼓点,八个身着彩衣的小戏子翩翩下拜:“恭祝老夫人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贺词毕,台上响起了八仙拜寿的锣鼓。戏开场了。

  薛博文在前厅看了看满堂的客人,喊来了管家薛昌:“章管家他们的人呢?”

  “回老爷,章管家说他们此次是奉命暗访,不便出席,就带着人都待在后院了。”薛昌低声道。

  “也好,叫人送一桌酒菜过去,酒要惠泽园的女儿红。”薛博文吩咐。

  “是。”薛昌领命退下。

  “去彩凤楼把芍药姑娘接来一起送去作陪。”薛博文叫住了薛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