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十八章:一涌而出

作品: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作者:焖葫芦|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02 20:23:47|下载: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TXT下载
  最新网址:

  只见密密麻麻的木头人不知何时已经包围住了老树古屋,韵雯她们二人正狠狠抵住门,那些木头人也正推搡着,而我见到其中一个为首的木头人,右手正提着另一个木头人的残躯,仔细一看便就是何魁前辈,那为首木头人的姿势显得格外不敬,像是拎着敌人尸首一般。

  现在也想起那雪地中的规整足迹来自哪里了,便就是这差不多一个连左右的木头人其中几个踩的。

  我提起手中的金阙,拿出天师符木片,想着怎么也得将它们先引开这里才好,不然那屋门根本支撑不住多久。

  “喂!木头傻子们,爷爷搁这儿呢,有种来这边找我呀。”挑衅一句,我立刻解开手势,化符文借气,御剑指,金阙凝气,一道风力子弹冲过击在了为首的那个木头人身上。

  砰的一声!

  所有的木头人全都转过身来,咔咔咔的转动着身子,也停止了继续敲动屋门的动作,它们各个眼睛都是血瞳之色,冒着红光,手中拿着各类兵器,以刀居多,为首的那个木头人,手中则拿着关公刀,它们开始朝着我聚拢,上百号的木头人,着实看着让人心惊胆战。

  我转身便跑,那手执大刀的呼喝一声,顿时木头人加快了脚步冲我奔走而来。

  这些木头人从何而来?昨日我巡遍这里的大街小巷,根本就不曾遇到哪怕一片多余的木头屑,怎么说来便来?如此突然!

  我一路狂奔,但对方众人非常善于这追捕之术,能跑而有利的方向,被提前占住了,有一些木头人爬上了楼顶,专用弓箭瞄准射击,就是为了封住我去往北城门方向所用,故此我的选择只有一条,便是走祭祀区往城内河里寻求出路。

  但前夜我已经尝到苦果,险些溺死在冰窟窿里,若再下河,可就无人再搭救我了,而那些木头人显然比我有优势,它们身躯尽是发霉的木头组成,这下不下水,根本不存在溺死的情况,故此有好几个木头人已经提前下水,准备从水中上岸,彻底封死我的逃路。

  之前的何魁前辈便也是木头人,他说自己乃是觅龙营的,说不定这些个大兄弟也是同理,都是觅龙营的兄弟们,既然这样,我就搏一搏,放个大招吧。

  见它们一步步靠近,我只能再次解开自己的外套,冲着衣服内一顿掏,终于又拿出了那枚觅龙牙璋,喊道:“前辈们!都是自己人,我也是觅龙营的,李慕风前辈你们认识吧,这个牙璋就是他老人家交给我的,多少给个面子通融通融,何必刀戈相见?”

  随着我拿出牙璋,那为首的木头人首领举起手,所有木头人皆都停下不动,我看有路子,当即也松了口气,那为首的木头人向我走来,用手抬起我脖颈上的牙璋,用着极为浑浊的声音说道:“李慕风?”

  我点头!

  但察觉到什么,它对我的牙璋有兴趣,说明便就是它和身后木头人可能都是觅龙营的,并且能够呼喝所有后面的木头人,说明它的地位是这其中最高的,既然称作觅龙营,一营差不多五百人,之后听说自相残杀,死了很多人,留下的也差不多是这些数量,而这些数量中,它的官衔最多,不是李慕风,那便是王罡!

  “杀。”那木头人说道,随即一把掐住我的脖颈,将我提了起来。

  我当即脖颈骨咯咯生响,也不知它一个木头手臂拿来的这股气劲,我立刻用双手捏住它的手腕关节,但全是木头圆柱,且不说能不能捏出个啥来,对方明显也没有痛觉神经啊。

  大招不好使,反而产生反效果,这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我只能使劲挣脱着,企图掰开它的手指,然而不论怎么动,都无济于事,它力道奇大,根本不符合物理规律,很快我便因为进不了气,满脸涨红,口吐舌头,便要死去。

  死前,我还在想,它为何要杀我?它费劲心思让后人前来,就是为了杀了么?什么心理?

  这时,我又看到它张开木头嘴,只见嘴里又一次散发出那奇怪的气味,是尸蛆,它们成堆的开始往外冒,便要开始往我嘴里钻,我快恶心死了,但已感觉到它的手臂力量在减弱,这家伙也是跟红眼怪一样,靠着尸蛆来填充身子内部,以此达到存活的目的吗?

  眼看着那些恶心东西便要靠近我,我欲哭无泪,心想着还不如前两日淹死,也比这么恶心死自己要好的多。

  然而这时,突然听到咣咣之声不停的响动,眼前的木头人当即转过身去看,那尸蛆也便没有得逞,我趁它力量散散分散,立刻掰开它坚硬的手指,自己也摔在地上,扶着脖子大声咳嗽起来。

  我也疑惑是什么前来,才会发出这等响动,抬头一看,却见九尾白狐在木头人队伍里横冲直撞,左避右闪,九条尾巴立刻卷住九个木头人的头,嘎嘎几声,顿时全给扭了下来!当然百密一疏,那些木头人的刀劈横砍的,也有不少招呼在九尾白狐的身上。

  而我眼前的木头人之所以被吸引,并不是因为那些个部下被拧断了头,而是因为九尾白狐嘴里叼着的,正是阴蚀壶。

  九尾白狐并不恋战,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后,立刻窜开身子,化作黑影消失,这些木头立刻追了上去,竟然没有人再管我的生死了。

  木头人果然是木头脑袋!

  狐仙美女这便又算救过我一次了,只是她次次这般救我,为何那次梦境之中还打算吃我的心脏?

  没空想那么多了,我赶紧借机跑回老树古屋去,敲门让女孩们让我进去,她们听是我声音,隔了片刻也才开了门。

  “抱歉,我们刚才躲在地窖里,所以没有及时开门。”韵雯赶忙说道。

  “没事,只是这屋子里还有地窖吗?”我问道。

  “不仅有,并且还相当的好,其构建与城墙山上的虫子内里的摆设极为相似,有帅案、兵器架子、还有诸多绝密档案,快下来看看吧。”白露说道。

  将门拴上,我便赶紧随着她们走,只见韵雯拔下墙上那柄绣春刀,立刻有机关开动的声响,我惊讶,不过随即则笑了笑,别人不明白,我和韵雯则很是明白,乃是李慕风前辈的“匹夫自此不识刀”的机关,这个我们早已在爪龙山顶解开过了,而此模式如出一辙。

  只见地板多了一道缝隙,遂而越来越大,直到露出整个地下阶道,韵雯将刀插回墙上刀鞘,那石板子又慢慢回拢回来,我们也趁此不多的时间,赶紧顺着台阶而下,到了下方。

  长明灯、龙诞香,还真是标配,另有帅案、满屋子的文件档案、兵器架子、并且还有几坛子密封的酒,有股浓郁的山果陈酿的浓郁酒味儿,怎么说也得放个五百年了吧,惹的我直咽唾沫,嘴巴砸吧不停。

  不过酒跑不了,现在还是先管正事儿吧。

  韵雯拉着我的手,白露在前带路,我们来到了帅案前,白露拿起一个文件,说道:“周博大哥,你跟我们一样都很郁闷,这些木头人怎么突然出现,并且泛滥成灾对吗?看看这个吧。”

  我咳着,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我看不懂这些个文言文,要不你们翻译给我听,另外这里有美酒,我兜子里有吃的,咱们边吃边说,岂不妙哉?”

  女孩们愣了两秒,白露也随即举起大拇指冲着我,说道:“这个时候周博大哥,你还能想到吃呀?好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