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一不小心救了公主

作品:唐朝小卒|作者:张伊妹|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3-23 12:59:43|下载:唐朝小卒TXT下载
  七月,京兆府炎热无比。

  左金吾卫火长郭礼今日当值,负责京兆府延康坊的巡逻。时辰未到,轮值房内其余早已到齐。有两个没有睡醒的士卒坐在地上打瞌睡,手上兀自拿着长矛不放。

  士卒周鹏神秘拿出一本小册,看着津津有味。所谓的小册,正是市井之中卖的春画。

  “迟早涨死你。”郭礼虽然嘴上骂道,倒也没有干涉的意思。

  “火长,要不要一起看?你看这个女子多水灵。”周鹏笑着,色眯眯的瞧着,差点就流下口水。

  郭礼笑道:“两个大老爷们的,看得出火怎么办?你要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爷就陪你看。”

  周鹏笑着,“火长,那你就找个小家碧玉给兄弟们瞧瞧?昨日看到西门城墙边有个寡妇,听说丈夫死在边关。小娘子雪白的肌肤,要不火长你就收了做妾?”

  郭礼骂道:“管好自己的家伙,恐怕你还是初哥呢,管起老子的蛋事。你懂不懂新婚晚上为什么叫洞房?”

  周鹏还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典故。听到郭礼这么一说来了兴趣,“火长给说说,为什么叫洞房?”

  “小兔崽子,没看出来啊,还会嚼几句斯文词。”郭礼骂完,又道:“洞房的来历呢,因为男女之事也叫房事,所以叫洞房。也有说法是男子初次打洞的缘故。”

  其实洞房怎么来的,郭礼也不清楚。周鹏听到郭礼的说辞,嘲笑道:“原来火长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一直在听两人插科打诨的李光弼忽然插口,“古代部落住山洞,只有结婚才有资格拥有山洞,故而结婚当夜称之为洞房。”

  李光弼最近入伍,平时沉默寡言不怎么喜欢说话。郭礼看了李光弼一眼,军中的文化人不多,稀罕的和皇宫内的贵妃一般。

  “还是李兄弟有本事,火长,你和女人有没有过那个?”周鹏赞道。军中之人没有太多心眼,既然都在一火,万一哪天调换到边关打仗,身边的可都是兄弟,到时候要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

  郭礼骂道:“小兔崽子,老子二十多岁了,怎么会没有搞过女人?”郭礼虽然已经二十六岁,在唐朝属于大龄青年,要说女人嘛,郭礼还真没有碰过。

  郭礼是祖籍河东太原府,华州正县人。以武举人之身入伍任火长,入伍五年,没有军功。当今开元盛世,皇帝李隆基一举扭转大唐颓势,开元三年,收西域铁勒九族归降,设立西域都护府。整个大唐疆域南至婆娑国,东至蓬莱,北至漠北,西至西域,一片繁华景象。和平盛世,军功难立。

  “火长给我说说呗,怎么弄的?”周鹏朝着郭礼的方向靠近几步。

  “闪一边去,这个有什么好说的,你以后有了老婆,和别人说去。”郭礼不自然道。

  周鹏拍了拍胸口,“俺以后有了老婆,说给火长听。”

  郭礼笑了,这个傻小子。

  周鹏倒是不大,不到十七岁,比李光弼还小两个月。周鹏还要缠着郭礼说男女之间的事,忽听郭礼喝道:“时辰到了,巡逻。”

  大唐治军严整,军令如山。但凡违抗军令者,当场斩杀。周鹏听到火长下达命令,立即收起小册,起身走到门外站好。顷刻之间,九个人整整齐齐站成一排。

  “李光弼领四人,其余四人跟着我,巡逻的时候认真一点,坚持两个月就回去了。”郭礼下令道。

  大唐共有十二府兵,采用府兵轮换制。皇宫由禁军把守,京兆府长安城除了皇宫,以外的地方由左金吾卫看管,长安城设宵禁,夜间巡逻每时辰一次,一晚上巡逻四次。

  一火十人,分成两排巡逻延康坊。这里靠近西市,鱼龙混杂。经常有晚上闹事之人,被郭礼他们拿下。就在一个黑暗的巷道,郭礼忽然停下来。

  “怎么不走了?没发现有什么情况。”周鹏道。士族里面就他年龄小,废话多。仗着和郭礼关系不错,知道这位大哥不会惩罚他,其它士卒根本不敢这样说话。

  “前面房子不对劲。”郭礼道。

  “火长又疑心了,延康坊一千多户,人家晚上点着油灯就说不对劲,难不成我们还要敲门不成,现在是子时,人家可能已经睡觉了。”周鹏继续说道。

  郭礼奇怪道:“这户人家每日亥时熄灯,很少子时还亮着灯。”

  “这有什么奇怪的,偶尔睡迟一点也是有的。”

  郭礼不理会周鹏,命令其他人散开,对着房子形成包围之势。“你们在这儿候着,我去看看。”

  周鹏认为郭礼太敏感了,摇摇头靠近李光弼。

  李光弼倒不认为郭礼敏感,这种违反习惯的反常现象的确值得怀疑,说不定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郭礼上千,扣动门扉。门是木门,中间位置镶嵌着两个铜制虎头门扉。

  “哐当当”….

  屋内没有动静。夜间声音传出极远,屋内不可能听不到声音。

  郭礼靠近墙边,提气轻身,一手按住墙头,直接翻墙而入。走到亮灯的屋门前问道:“屋内人家可否睡下?在下乃是左金吾卫火长,负责这一片辖区的治安巡逻。”

  屋内没有人出声。

  “有人在屋里面吗?”依旧没有人说话。这时,就连周鹏都知道这个房子有问题。

  就在郭礼犹豫着要不要破门而入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两个身影从屋内窜出,迅速躲开郭礼,竟不走大门,从墙头翻出。

  郭礼径直走进屋子,不管逃走的两人。门外有人把守,不虞这两人会跑掉。

  小户人家的住宅,不像大户人家分为几进。进入屋子,只见屋内摆设粗陋,显然是不太富裕的人家。郭礼钻进左边房子,就见床上绑着两个人,一老妪一少女,嘴里塞着棉布。两人看到郭礼,扭动身体呼救,奈何叫不出声。郭礼上前一把拽出棉布,两个人的神色缓和,老妪道:“军爷看看旁边屋子,先不要管我们。”郭礼明白其它屋子还有更重要的人物。立即跨进另外一个屋子,屋内还有一张床。床上坐着一位豆蔻少女,正看着他。少女穿着一身道袍。双手倒背被绑,嘴里塞着棉布。看到郭礼,竟出奇的镇定。

  李光弼走进来道:“火长,已将两人拿下。”

  郭礼摆手道:“你去对面解救。”待李光弼出去之后,上前将棉布拽出,又解开背后的绑绳。自始至终,少女没有一丝慌乱。待绳索解开,少女淡淡道:“送本公主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