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卷:王府风云 第四十二章:能让别人出来相救是小七的本事

作品:腹黑君王独宠甜后|作者:路梓樾|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3-26 12:44:21|下载:腹黑君王独宠甜后TXT下载
  安然看着小七一直喋喋不休的模样心中很是烦燥,他直接招了招手便道:“慕容姑娘不用这么巧言令色,你说你是因为摄政王妃的命令才在宵禁时间出没,那么本校尉有资格要求你交出手令,若是你没有摄政王妃的亲手手令,什么身份在本校尉这里都没有。”

  他说完又朝着小七走了一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很近,安然本就比她要高上许多,如此,小七便只能仰视着他。

  安然唇角微微向上扬,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刚才慕容姑娘说如今的大理寺由你监管,可慕容姑娘的手再长,也没有办法管到我们军部的大牢去吧。”

  他话音刚落便向后招了招手,站在前排的几个士兵得令之后便上前来把小七层层的围住。

  这架势,摆明了是不愿意给她面子。

  如此,小七脸上的笑容便完全消失了,她如今身上还有沈协给她的玉佩,只是那个东西现在拿出来的话有些太小题大做,她心里寻思着该如何用最小的办法获取最大的利益。

  她正思索着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诧异的抬起头来一看,竟然是今日在安阳王府没有见到的安阳王慕迟谪。

  他脸上带着的笑容一如既往,安然本还想看小七的笑话,但一见到慕迟谪之后,也知道这一次的笑话看不了了。

  他和后面所有的士兵一起单膝下跪,语气恭敬有礼:“微臣曾见过安阳王。”

  小七见状,也连忙行礼,只是那腿还没有弯下去,慕迟谪就把她给扶了起来。

  动作一如既往的轻柔,小七的手指不小心从他的掌心滑过,慕迟谪未曾察觉到什么,但她的一颗心已然是又开始悸动了起来。

  慕迟谪上前几步把小七揽在身后,他看着安然道:“小七姑娘刚才在本王府上询问本王王妃一些事情,之后她又去了上官将军的府中,你是军方中人,应当知道上官将军是谁吧。”

  他说完之后又道:“这宵禁防的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小七姑娘是摄政王的女官,为我沈国做了许多贡献,这心怀不轨四个字和她是沾不了关系的。”

  慕迟谪话里话外都是对小七的维护,并且更是直接说小七和安阳王府以及上官府都有关系,安然纵然是有多看不顺眼小七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把她押去军方大牢,便往后退了两步:“既然有王爷给慕容姑娘做保,那便是本校尉误会慕容姑娘了,如此慕容姑娘的马车可以继续回去,只是若是下一次,还希望小七姑娘能够拿出相关手令来,毕竟不是每一次都有人能够在这样的关头出现。”

  小七看着他的脸色难看自然是开心,她站在慕迟谪的身后笑容灿烂:“世子殿下尽管可以放心,若是再有下一次,没有手令小七也有办法能够让世子殿下心甘情愿的放过了小七,至于有没有人帮助这一点,就不劳世子殿下您费心了,毕竟,能让别人出来相救也是小七自己的本事。”

  安然瞧她这副模样愤恨的咬了咬牙,他知道现在一时之间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便带着士兵离开了。

  豆子在马车里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她听见外面好像要安静了一些之后才拉开车帘,没想到,看到她们家小姐和慕迟谪散在一起。

  便是立马从马车上下来行礼:“豆子见过安阳王。”

  慕迟谪没想到马车里面还坐着一个人,他虽然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失态,点了点头之后又看向小七。

  “听你刚才和安然说明日要去灵山?”

  “是,我家王妃如今身怀有孕,她想要去外面散散心,灵山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小七点头,又道,“再加上我家王妃知道安阳王妃也是怀孕,所以才想邀请她一起,当然上官夫人也会去。”

  慕迟谪了解,他道:“平日里闲来无事出去走走也好,一直闷在家里面也容易被憋坏,本王送你回去吧,如今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又到了宵禁的时候,你和你的小侍女两个人也不安全。”

  “既然如此,就麻烦王爷了。”

  小七说完之后感谢的行了一个礼,然后便带着豆子回到了马车里面。

  小七觉得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脸好像就一直在冒着热气,淡淡的粉意在双颊上,像涂上了一层胭脂一般。

  豆子瞧见了很是疑惑,她摸了摸小七的脸:“小姐是怎么了,莫不是外面太热了?”

  小七被豆子的动作吓了一跳,她眨了眨眼睛,摸了摸脸:“没有吧,或许真的是太热了?”

  豆子点头,然后安静的坐在一边。

  小七见马车里面安静了,她便是悄悄的撩开一点车帘看着坐在一旁的慕迟谪。

  她悄悄在脑海描绘着慕迟谪的面容,想要把慕迟谪的脸认真记下来。

  马车的速度很快,摇摇晃晃间就到了摄政王府,摄政王府门口有两个侍卫,火红的灯笼高高的挂着,照亮了前行的道路。

  慕迟谪拉开了车帘扶着小七下来,他道:“已经把小七姑娘安然的送回府了,回府之后,本王会处理好王妃明日去灵山所要准备的一切东西,到时候若有遗漏之处,还望小七姑娘能够帮衬着王妃一些。”

  “王爷放心,小七会把一切都处理好,只希望王妃可以在约定好的时间前往城外的十里亭。”她微微福身,便是带着豆子进府了。

  回到房间之后,小七觉得全身都很疲劳,她已经没有什么洗漱的心思了,把豆子打发下去休息之后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她看着围着锦缎的床顶,仍然是觉得脸有些热,她双手摸着脸颊,眉眼弯弯。

  今天能够看见慕迟谪这是意外之喜,她很是欢喜,并且脑海当中还能回想起慕迟谪突然出现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

  淡淡的微笑中又透着几分疏离,那双眼睛好像温柔的眸子下藏着几分寒意,可这些东西,全部都是针对安然的。

  在安然走了之后,慕迟谪的笑便是发自自身的了。

  小七很开心,但她又突然想起慕迟谪已经是有妇之夫了,她不该再对他肖想。何况她这一辈子,是绝对不可能为人妾室屈居人下。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头上的绢花,小声的道:“小七,要努力控制住你自己,不该有的想法要慢慢的消失。”

  她把头上的绢花摘了下来,攥着了手心当中放在心口,绢花没有任何的温度,但她却觉得胸膛好像被什么东西塞满了一样。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小七起来之后就立马去找了路梓樾。

  进了屋子之后便看见穆华正在给路梓樾梳妆打扮,她请安问好之后就环视着周围,见很多东西都已经打包好了,只是这数量似乎有些多。

  便疑惑地看着路梓樾:“王妃,我瞧着这些东西好像是好几天的用度,莫非咱们要在灵山上待上好几日吗?”

  她原先估算的可只是呆上一天一夜,所以很多东西都打算回来之后再处理,原也没什么,但如果是呆久了的话,她害怕事情处理不及时会耽误沈协的事。

  路梓樾一边戴首饰一边点头:“原先说只是带上一日的,但本宫觉得一日的时间也只能走马观花,看不到什么东西,再说好不容易在那里待舒服了又突然回来,也没起到什么纳凉的作用,倒不如多待上几日,对了,本宫瞧你最近几日奔波于各个地方也是累了些,不如同本宫一起,在那里开开心心的玩几日。”

  她说完之后扶正了头上戴着的簪子,穆华也把她后面的头发梳好了盘上去。

  路梓樾已经是梳妆打扮好了,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小七,发现她还是清汤寡水的模样。

  一袭穿着鹅绿色长裙,头顶上的头发简单的盘了起来,上面簪着一根珍珠簪子,旁边还有两朵已经发旧了的的绢花。

  垂在胸前的头发编成了一些细小的辫子,剩下的都披在身后。

  如此模样虽然可爱没有攻击性,但未免太寡淡了。

  路梓樾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才有人给她送了一套珠宝首饰,只是她觉得那些珠宝首饰戴在头上过于年轻,不适合她这个年龄的人佩戴所以才让阿沛收了起来,如今却觉得拿给小七戴倒是非常好。

  她道:“你今日打扮的过于素净,虽是低调不会引人注目,但未免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平日里的装扮,本宫这里有一套新的头面首饰,你今日戴上,本宫想瞧瞧你不一样的一面。”

  小七未曾料到路梓樾会突然来这一招,她微微呆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摇头:“不用了王妃,我平日里都已经习惯这样的打扮了,若是突然转变的话,自己也会不习惯的。”

  她说完还摆了摆手表示拒绝。

  但路梓樾想着今天有这么多人要一起,小七怎么样也要打扮的漂亮一点,她便是直接上前把她拉到了椅子上面坐着,小七的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路梓樾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若是平时打扮的肃静一点也没关系,但是今日咱们要去灵山,而且安阳王府和上官府今日都传来消息,说安阳王和上官将军都要同我们一起前去,且王爷早上处理完事情之后下午也会来找咱们,光咱们的队伍都已经有那么多人,何况灵山上那些早就上去了的达官显贵。”

  小七闻言惊讶,她脑袋抬起来看着路梓樾:“安阳王和上官将军怎么突然要去?昨日,也未曾发现他们二人有这样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