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一十九章 焚粮

作品:中世纪崛起|作者:闲闲小知|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02 20:24:20|下载:中世纪崛起TXT下载
  最新网址:

  整个下午的激战,夕阳最后的余晖也渐渐消失在山丘顶部。夏日山间的傍晚在微风的吹拂下终于退去了酷热,有了些许凉意。

  打扫完战场后,亚特随即带领一众官兵迅速往马尔西堡赶去,不敢有任何耽搁。但为了减轻后续马尔西堡被围攻的压力,威尔斯军团的尖刀利刃被亚特派往了南部丘陵地区潜伏隐藏,准备给那支追击而来的科多尔军队送一份厚礼。

  这只支特殊部队就是斯坦利率领的特遣队,专门执行渗透,潜伏,暗杀,刺探军情,破坏敌军重要战略物资的任务,为实现军团的战术任务而存在。

  科多尔南部郡兵仓皇而逃的时候,他们早就一路尾随,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南部丘陵山间地带……

  …………

  科多尔南部郡兵营地。与其说是营地,不如说只是比难民窝棚好不了多少的聚集区。一支几百人的队伍早已没了近几日来的杀敌激情,一次敌军回援便把这群不善作战的郡兵打回了原形。虽然有几百人,但这些人的军事素质如何,恐怕只有各领兵骑士和领主勋贵自己知道。稍微有点作战力量的骑兵在平原地区还行,一旦到了丘陵地区,根本无法施展开来。最后也就只能跟随步兵一路溃逃。

  营地位于南部商道旁一块已经收割完的农田里,农田东面是高耸的山脉,西面则是杂草丛生的山间丘陵地带。

  农田里歪七倒八地支着大大小小数十顶行军营帐,杂乱不堪。三三两两的士兵挤靠在一起,遍地哀嚎,哭吼。

  营地大门口左侧帐篷外面,一个头部被砍伤的士兵眼神呆滞,脸上满是尘土夹杂着已经干了的血块。一个医士模样的家伙正在他头上缠绕着一圈一圈的亚麻布。旁边的帐篷里,嘶吼声,哭泣声传遍整个营地,黑夜降临,顿时让这个营地周围多了几分悲凉。

  营地中心,一个个士兵相互扶持着在彼此的依靠倚靠下一瘸一拐地往来在各个营帐之间。

  科多尔指挥营帐一角,一个衣甲破裂,手握骑士剑的年轻骑士独自坐在石头上呆呆地望着军帐外无尽的黑夜,门口两个子爵侍卫直直站立。年轻骑士的骑士剑已经出现了好几道缺口,刀刃上血迹斑斑。脸上也满是血渍和泥土的混合物。

  “完了,这下全都完了,我手下的士兵一个都没了,一个都没了,全死了,都死了。”骑士自言自语着,眼神中满是无尽的迷茫和哀愁,完全没有了白天上阵厮杀时的方刚血气。

  这个家伙就是南方科多尔军团里那个勇敢善战的年轻骑士,白天代表科多尔领兵子爵前去受降的那个自负又傲慢的新贵。本以为可以凭此一战收获丰厚的奖赏和跻身实阶贵族行列,没想到半路杀出了威尔斯军团的救援部队,他的美梦直接破碎,并亲眼看着自己已经为数不多的士兵被那群魔鬼一个个杀死。

  “各位,”科多尔南部领兵子爵继续说道,“我知道此次战役大家损失惨重,该往上报的损失我一定会报的。”听到这里,众军官纷纷交头接耳,点头应答。

  “但是追击威尔斯军团并阻止他们攻占马尔西堡的任务失败,这个罪名可就重了,就算是我也难逃罪责。”

  领兵子爵看了看面前这些面面相觑的家伙,知道他们都怕宫廷怪罪下来,轻则降级,重则斩首。

  半晌,他继续说道,“我已经飞鸽向科多尔伯爵大人报信,马尔西堡陷落,并请求他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到时候我们就能和北方前来围剿威尔斯那群杂种的军队共同攻打马尔西堡,那便是各位洗刷耻辱,建功立业的又一个机会!”

  众人也知道别无他法,只能强打精神点头称是。毕竟已经失去歼灭威尔斯军团的最佳机会,还能留着小命争取一番,众人自然也算是有几分奔头。

  这时候,一个见习骑士模样的家伙对领兵子爵说道,“尊贵的子爵大人,就请您下命令吧,我们一定竭尽所能诛杀龟缩在马尔西堡中的那群胆小阴险无耻的杂碎。”

  领兵子爵一听,脸上顿时泛起了笑意,看来自己的一番安慰没有白费。

  其他骑士勋贵见状,纷纷附和道,“谨遵子爵大人命令!”

  “好!我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接下来我分配一下任务,由于我军要行进至马尔西堡,并对威尔斯军团形成围困之势,那么就免不了耗费粮食辎重。我们从南方一路北上,所携带的军粮不过能够勉强支撑三五日,马尔西堡一时间也很难攻克。”

  “所以,我命令!”众军官挺直身板,眼光注视着这个胡须灰白的中年男人。“明日一早立刻派出辎重到周边村落征集粮食,你们也各自派兵出去征粮,凡有不服从军令的农户,一律按叛国罪论处,就地格杀。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我只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后天军队开拔,直奔马尔西堡!”

  “是!子爵大人!”

  “同时,向营地周围两英里外派出哨探,谨防威尔斯军团那群杂种偷袭我们。”

  军官们倒吸了一口凉气。白天的厮杀已经让他们见识到了威尔斯军团可怕的战斗力,要是再来个夜袭,恐怕……

  “还是子爵大人想得周到!”学士模样的男子对领兵子爵谄媚道。“我们确实应该防备敌军偷袭。”

  …………

  “队长,你说那群科多尔郡兵还敢向马尔西堡进军吗?”斯坦利左侧一个瘦小的特遣队队员对正在密切注视着山脚下科多尔大军营帐内的一举一动。

  “大人说了,这些家伙肯定会联合北方前来围剿我们的科多尔伯爵军队一起攻打马尔西堡。你也不想想,他敢退兵吗?”斯坦利嘴里嚼着一根干草,一边看着山脚下拿着火把来回移动的科多尔南方郡兵巡逻队,一边用手拍打着叮咬脖子的蚊虫。

  科多尔南部山区,夏日白天酷热难耐,晚上凉风习习,伴随着一阵阵蚊虫的叮咬。即便如此,八个身披黑色罩袍的特遣队士兵在队长斯坦利的带领下潜伏在科多尔南部郡兵营帐对面的山坡上,科多尔人怎么也想不到,这群如幽灵般的人早已穿插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计划着一场足以让他们殒命的阴谋。

  “奥利弗,你安排的人都怎么样了?”斯坦利对右边的奥利弗问到。

  “队长,放心吧,我已经派了四个兄弟在我们后撤的商道上布满了陷阱坑洞,里面插满了尖刺。只要敌人的骑兵敢追击我们,保证让他们人仰马翻。”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

  次日清晨,山脚下科多尔营地里一片吵吵闹闹的声音,这些都是科多尔辎重队和其他勋贵骑士各自派兵到周围乡村征集粮草的队伍,昨夜他们领命到周围乡村征集粮草,为围攻马尔西堡的威尔斯军团作准备。

  ……

  而这一切,都在特遣队的秘密监视之下。

  日落时分,各征集粮草队伍在皮鞭的阵阵抽打声中陆续回到了科多尔驻扎营地。看着车上一袋袋鼓鼓的粮粮食,士兵们笑开了花。毫无疑问,在征得指挥官的允许之后,他们必定以征集粮草的理由大肆劫掠了一番。看他们一个个腰间鼓鼓囊囊的,说不定又抢了哪家农户屋里的好东西。

  领兵子爵看着满满的几十车粮食,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对周围的军官说道,“这下我就放心了,有了这些粮食,围攻马尔西堡几个月是不成问题的。”

  “哈哈哈哈哈……”

  周围众军官都跟着笑了起来。

  “快,把粮食搬到南边靠近山脚的帐篷里去,给我派兵好好把守,出了问题,我要你们的脑袋!”

  “是,大人。”

  …………

  此刻,天色将黑未黑。科多尔指挥营帐对面山丘里。斯坦利正数着一车车拉进靠近山脚下那座帐篷里的粮食,一边告诉左边的士兵记好,一边对右边的奥利弗说道,“奥利弗,把敌军指挥营帐的兵力部署搞清楚,后半夜我们就行动。”

  “放心吧,队长,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这次保证叫他们全都变成饿死鬼!”周围众人都小声笑了起来。因为完成这次任务,他们又是大功一件,回到马尔西堡肯定又是大赏。

  …………

  “阿嚏,”科多尔指挥营帐中,领兵子爵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谁TM在念叨我。”众军官一脸茫然。

  “你们晚上睡觉都给我提高警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心被人砍了脑袋拿去当夜壶。”

  “尤其是粮食,要给我严家看管,出了一点儿闪失,我炖了你们的肉充作军粮。”营帐中骑士勋贵们怔了怔,哑然。

  夜黑风高,山风呼啸。今天晚上比平时更多了一份凉意,很多科多尔士兵早就已经鼾声如雷,完全忘了领兵子爵的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睡觉。这也不能怪他们,连日厮杀奋战,一个个早已筋疲力尽,能有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谁都不会放过。

  不过这样的夜晚可就苦了看守粮仓的那三个科多尔士兵了。阵阵寒风吹得他们鼻涕直流,连个避风的地方都没有。除了他们,还有两个四人一组正在巡逻的八个士兵。四处走动总比像木头一样站在这里要暖和。

  为了不被冻成傻子,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其中两个科多尔士兵跑到另一个跟前和他一起商量起来。

  “嘿,兄弟们,你们说怎么就我们三个这么倒霉呢,大晚上的被派到这么个鬼地方来站岗,那些个杂种都在帐篷里呼呼大睡。”其中一个手持短矛的胖子士兵说道。

  “是啊是啊。”另外两个家伙附和答道。

  “要不我们几个轮流站岗,其中一个人在这儿看着,另外两个人找个暖和的地方休息一下,喝点儿小酒暖和一下身体。”一个小队长模样的士兵建议道。

  另外两人看了对方一眼,还在犹豫。小队长模样的家伙添油加醋,说道,“反正都快天亮了,也不会有人来查岗,你们怕什么。有事儿我顶着。”

  另外两个家伙这才房放下心来,纷纷点头应答。经过最后商量,先让小队长模样的士兵和另外一个瘦子先休息,让胖子顶着。说罢另外两人便提着一袋劣质啤酒往三十多步之外的角落里走去。

  …………

  营帐外围,绕过科多尔巡逻小队的视线后,斯坦利带领八个特遣队员,趁夜色正深,敌军人困马乏的时候绕到了敌军粮草仓库外围的木制栅栏外。八人腰间都背有两个背亚麻布包裹的陶罐,里面装着极极易燃烧的火油。为了在行动时不发出声响,斯坦利在陶罐上缠上了一层亚麻布。

  “奥利弗,看清楚了吗,粮仓周围有几个人?”斯坦利在围栏下方对正在栅栏上露出半个脑袋观察粮仓情况的奥利弗问到。

  “队长,就三个人,还有两个跑拿着酒跑到那边拐角的地方去了,怕是偷懒去了。”

  “好,特遣队注意,时机一到,立刻翻越栅栏,将火油全部泼洒在粮食上。”

  “是!”众人小声应答。

  粮仓周围那个胖乎乎的冻得全身直哆嗦,一阵尿意袭来……

  值守科多尔士兵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刚消失在转角处的巡逻队,赶紧快步走到粮仓帐篷隐蔽处掏出家伙,一阵激灵,哗啦啦的浊液顺溜而下。此时,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已经翻过墙根靠上来的黑影……

  “啊!”

  科多尔值守士兵还未来得及收起家伙,一柄短剑早已割破了他的喉咙。

  此时,另外两个喝酒的家伙全然不知危险已经来临,还在角落里你一口我一口地称兄道弟。

  “快,泼洒火油。”斯坦利一声令下,八名特遣队员把陶罐里的火油围着帐篷浇了个遍。气味儿瞬间挥发出来。

  “什么味道,”拐角处喝酒的小队长模样男子对着瘦子说了一句。瘦子举起衣袖闻了闻。“没有啊。”已经醉醺醺的瘦子答道。

  “不对,是火油!”

  正待小队长模样的士兵转身爬起来打算往粮仓方向走去的时候,一把短剑挥了过来,直接割破了他的喉咙。

  “敌……”还没待他说出口,已经倒地抽搐不止。

  瘦子见状立刻大叫了起来,转身就朝士兵营帐跑去。

  “快,点火!”斯坦利一声令下,特遣队员瞬间点着了科多尔大军的粮草,火光冲天,照得整个营地上空的天空变得通红。

  “奥利弗,别追了,快撤。”正待奥利弗打算朝科多尔瘦子值守士兵追去时候,斯坦利大声叫住了他。

  一时间,科多尔驻军大营转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士兵们衣服都来不及穿赶紧拿着水桶提水向着火的粮仓走去。粮仓周围一些科多尔士兵拿着树枝扑打着着火的粮食……

  刚从帐篷里跑出来的领兵子爵看到着火的粮仓,险些气晕了过去,火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反射出愤怒的火舌……

  “来人,赶快派骑兵给我追上去砍了那群狗娘养的杂种!”领兵子爵反应过来后近乎咆哮着对传令兵怒吼道。

  …………

  “哈哈哈……”

  “哈哈哈……”

  “队长,你说科多尔那个领兵子爵看到粮食被大火烧毁会是什么表情?”一个特遣队员在斯坦利身后笑着问道。

  “那个老东西还不得气得吐血啊。”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欢笑。

  昨夜偷袭成功以后,斯坦利就带着众人一路北撤到预定地点,和其余四名特遣特遣队员汇合后,一路赶往马尔西堡复命。

  而科多尔领兵子爵派出的骑兵因为特遣队设置的陷阱一时无法脱身,于是又扑了一场空……